公司新闻 gongsi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中华双宝”拍卖会:不以盈利为目标 反以赔钱为宗旨

“中华双宝”拍卖会:不以盈利为目标 反以赔钱为宗旨

发布时间:2011/06/14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66

      陶瓷艺术与红木文化是中华民族古典文化艺术百花园的两朵灿烂的奇葩。艺术陶瓷与红木家具都具有极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因而被越来越多的高雅认识青睐,“中华双宝”收藏热在悄然红遍大江南北。在业内具有强大影响力的闽龙陶瓷艺术馆和胡大侃红木文化学会,强强联合,给力打造“中华双宝”红木陶瓷大型拍卖会。

  中华双宝拍卖会由著名的红木行家胡古越先生与陶瓷收藏家新秀陈美霞女士,组合掌锤,无底价拍卖11套(件)精品红木家具,低底价拍卖11件当代名家高仿创作的陶瓷艺术珍品。拍品数量之多、相品之好、做工之精、创意之美,都是京城空前的。采访中,胡古越与陈美霞均表示本次拍卖会不同于拍卖公司,不以盈利为目的,反而是以赔钱为目的。在他们看来赔的越多,制造的影响力将会更大。

  【时间】2011年6月9日

  【地点】朝阳区十里河闽龙红木厅内胡大侃红木超市

  【嘉宾】北京福星古月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古月 闽龙陶瓷艺术馆副馆长陈美霞

  【记者】李杨静

左起闽龙陶瓷艺术馆副馆长陈美霞、北京福星古月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
左起闽龙陶瓷艺术馆副馆长陈美霞、北京福星古月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古月

  陶瓷红木因“文化”而联姻

  【主持人】:中华双宝的双宝是指什么?

  【陈美霞】:双宝是指艺术陶瓷文化和红木文化,这两个其实也是中华古典文化的一个特点。中国文化有很多,茶文化、酒文化,可是陶瓷文化和红木文化可以说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也是最具有博大精深的。我们想强强联合,把这两个中国的传统文化联合在一起,做一次拍卖会。主要也是为了传承中国的传统文化,把这个文化发扬起来。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双宝都具有文化的积淀。想问一下胡总,刚才我们前期沟通过程中您说从05年开始举办拍卖会,不知以前有没有把红木和陶瓷结合起来进行拍卖?您是如何想到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的呢?

  【胡大侃】: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首先是我们正好红木家具正好是租的闽龙陶瓷的店。这就叫远亲不如近邻,楼上楼下,就有联姻的条件。双宝指的是中国古典的文化之宝。中国的英文就叫China,就是陶瓷。红木比陶瓷要晚一些,但也有一千多年,源于唐,盛于明清,为什么把陶瓷和红木一块拍呢?基于目前中国是第三大盛世,继贞观之治、康乾盛世,这是第三大盛世,盛世搞收藏,红木家具作为字、画、陶瓷之后的第三大收藏品。黄花梨去年涨了十几倍。而且红酸枝每年在一倍一倍往上翻。红木家具升值机会很大。这样,和陶瓷艺术可以紧密联姻,共同拍卖。关于我们的声势多大不可知,目前我们这里有50人了,你们那里还有一些预约。现在还有宣传预展三个多礼拜,二十多天。到26号还有十几天。预计26号应该有二三百人。来的人的档次我们都有控制。条件主要是两个会的会员。

  不以盈利为目的 旨在传承民族文化

  【主持人】:或者是咱们闽龙陶瓷的会员和胡大侃艺术的会员?

  【胡大侃】:闽龙陶瓷的会员,或者是我们胡大侃艺术的会员。会员能抽6个大奖。不是会员就没有权利抽。6个大奖怎么也得价值一万多块钱。两三万块钱的奖。现在主要是走的形式,如果连百八十块钱都舍不得出,连个茶桌都舍不得买,怎么能证明你是这个档次的人?现在的档次,不是为贫下中农使的,还是为高层,起码是小康之上。没有跨入小康的,如果一个月能挣三千五千工资的,你看这个茶桌都四五万,一个陶瓷瓶,贵的陈馆长没有舍得拿,都是上千万的。

  【陈美霞】:今年嘉德春拍,前天宽石拍卖,连着一个月,有三个拍卖公司,嘉德、保利、宽石,保利每年拍卖额都是最高的,今年也是。嘉德的范增的四点多亿。保利这次刘大伟的也是四点多亿。现在红木也是,每年拍卖,价格也不低。

  【胡大侃】:现在我们是自主拍,不请拍卖公司,我们两家企业的一种联合。

  【陈美霞】:我们都不是以这个做起点,我们是发扬民族文化。

  【主持人】:向消费者传递怎样的信息?

  【陈美霞】:现在很多老百姓还是对这个没有什么大的概念。大家有钱放在手里都不动。但是这个很具有收藏价值。陶瓷、红木。红木我去年买的,今年都涨价了。红木也是,陶瓷也是,不但有艺术的欣赏价值,还有投资价值。所以,现在很多老百姓不太懂这个,我们也是告诉大家,陶瓷如果能够去了解它、去认识它,也是我的追求和理想。把这个陶瓷文化发扬光大。

  当代大师精品亮相“中华双宝”拍卖现场

  【主持人】:胡总您也谈谈您的想法。

  【胡大侃】:这也是我的追求。我追求的是文化。我从事红木文化二十多年,我追求的是红木文化,但是从大的来讲,中国的古典文化很多,茶有茶文化,大的咱们做不了,但是从陶瓷文化和红木文化两者,由于我们和陈总合作,我相信一定能够打开人们的眼睛。不算经济帐,算政治帐,要打开人们的眼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应该说是最伟大的人,陈总,咱们是最伟大的人,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有三就有以后。现在关键很重要。因为原来拍卖家认为,刚才陈总说,他们大的公司拍的和我们拍的不一样,他们拍永乐、青花瓷、乾隆的,拍的是古代的。我们拍的是当代的。

  【主持人】:但是在我的观念中,越老的东西越值钱。

  【陈美霞】:现在老的东西有多少件?你能摸得到吗?更别谈拥有了。古陶瓷历届拍卖会上,拍几个亿的东西,我没有亲眼见过。那些东西都在故宫,你没有办法拥有它。但是现在很多现代陶瓷,我们这次拍的陶瓷这一块不单单有仿古瓷,还有大师的作品,这些都是当代陶瓷能够传达出它最高层次的东西。你怎么知道几千年以后。

  【陈美霞】:不用几千年,三十年之后就和老货是一个样。现在的红木资源越来越少,价值也就越来越高。红木和陶瓷目前的价格关键还不太一样,陶瓷重在是大师,看是谁做的。红木现在重材质,是什么材质,好比海上红花梨,已经绝了,按照世界目前的储存量。现在红木靠品牌,是哪家做的,他是一个团体,因为红木家具都不是一个人做的,陶瓷一个人能做,但是红木家具不是,红木家具是多人之手,要五道大工序,十五道小工序,做每一件也得要三个月、半年。有雕工、磨工、漆工和蜡工。一道工序不成就不称为精品,所以要看哪个公司、哪个厂家组织做的。品牌是一个红木的品牌,不是某个人做的。陶瓷能做,陶瓷是国家大师做的就值钱了。最多我策划的,我监制的。在这方面是区别,在做法和价值点上是相通的。

  【主持人】:我们陶瓷这一块有什么镇店之宝吗?

  【陈美霞】:我没有拿出来镇店之宝。但是仿古瓷我拿出几件仿古瓷里面的精品。其实也是为了和红木家具相配的。因为仿古瓷是和红木家具最能够融合在一起的。比如说小件的,能够和博古架。我们其实就是想把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了。我们家的装修风格,拍的就是仿古瓷,因为仿古瓷是和红木完全融合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是民家的,民家的我拿了几件代表各个产区的。闵龙陶瓷艺术馆主要是几块,一个是做名家的,一个是做仿古瓷。名家不单是景德镇,说陶瓷都知道景德镇。别的产区他是没有概念的。我们这次拿了湖南的李林。景德镇我们不单拿了仿古瓷,还拿了名家、大师的作品。我们嘉德拍卖拍的也几十万。也拿了福建德化的雕塑,树雕,还拿了广东佛山的一个雕塑。还拿了龙泉清瓷,龙泉清瓷09年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很多个项目,但是陶瓷是第一次,而且是中国的龙泉被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景德镇的时间是最长的,但是龙泉是世界唯一,中国第一,唯一一个陶瓷项目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做陶瓷文化也是在响应中国国家的。去年我们知道的社会上流通的有500亿资金,社会上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更何况现在国家的文化部现在也特别关注这一块。

  拍卖公司是以盈利为目的 “中华双宝”拍卖会是以赔钱为目的

  【主持人】:刚才胡总说没有拿出来的黄花梨?

  【胡大侃】:海南黄花梨,各厂家都不舍得卖。为了这次拍卖会,我拿出来了一套,目前市场上的价格是68万元。但是我要搞一次轰动效应。二十万封顶。三年后四十万回收。二十万封顶,懂红木家具的都知道它很低,都争。但是二十、十个同时举牌,谁挂住给谁。这不能白拿,拿了不止他挣钱,要挣效应。来三百人,一个人传十个就是一千人,在哪买的?闵龙陶瓷和胡大侃红木买的。我预计是这次拍卖会的一个亮点。

  【主持人】:有没有一个底价?

  【胡大侃】:无底价,我们不是拍卖公司,拍卖公司是以盈利为目的,我们拍是以赔钱为目的。赔得少,影响小,赔得多,赢的大。

  【主持人】:您打算这次赔多少?

  【胡大侃】:赔三十万。

  【主持人】:光这个黄花梨就赔三十万?

  【胡大侃】:没有赔那么多,我是按成本卖,按卖价就得五十万,但是按成本,比如说我三十万,我二十万赔十万,再做其他活动。超过三十万我的董事会也不干了。

  【主持人】:陈总讲一下现在拍卖会的进度?

  【陈美霞】:胡总比我要熟悉。我们拍卖会现场就在胡大侃红木超市内。因为我们这个空间也挺大的,环境也挺好的。现在有一个预展,我们总共有11件红木套件,11个陶瓷套件,正好22个。现在是一个预展,5月底开始预展。现在所有的作品,包括红木、包括陶瓷,都在胡大侃红木超市做一个预展,当天的时候我们有一个拍卖流程,

  【胡大侃】:我们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临场发挥,争取到最大的效果,希望能够跟拍卖的所有会员互动起来,能够达到效果,能够让他们全都兴奋起来,热烈起来。别管说拍多少,只要能轰动起来,气氛就热烈了。文化,陶瓷文化、红木文化,说文化、道文化,到底什么是文化?我在写一本书,在当家专家百科全书里面,其中有一章是红木家具和红木文化中,到底什么是文化,文化是人类追求物质美和精神美的一个社会现象。陶瓷一样,红木家具一样,是物质美的概念。谁制造它的、贩卖它的、购买它的,尤其在拍卖会竞拍它的,精神美,是一种社会现象。我们这个拍卖会,这一点二三百人是社会的精英,是一种社会现象。在今年,如果我们连拍两次之后就会有仿效的了。不是说陶瓷,红木和字画、和青铜器。为什么和红木好一块拍呢?红木大家都能投,红木家具和别的收藏品不一样,别的收藏品就是收藏品,比如说字画,你还得防虫咬。唯独红木家具,你正常使用就行了。我们带着点别的就行了。油画,西洋的装修肯定不行。红木家具就得中式装修,要摆只能摆瓷器。他有基础、有条件,但是行不行还看运作的程度,还看感知、参加拍卖会人群的感知程度。他们感知之后,还看他们给我们传播的程度。还得搭上你们这些无冕之王们,你们这些媒体们。这个会形成一种社会现象,这是我们的一种追求。如果只为钱,像我和陈总说的这样,那就不用了。一个人能消耗多少?我们都不是消费大王,能够一般吃、一般住就可以了,也不怎么消费。就这样的画,可以说三百年、五百年画不完的。你在追求什么?不是为温饱而追求,而是为文化、为精神上的追求。我们快乐不行,要让更多的人快乐。大拍卖公司光拍古的东西,有多少?王刚在拍卖会上说了一句话,现在假的特别多。弄不好都是假的,老祖宗留点东西很不容易的,玩起来也玩不起,就那几个人玩不好玩。我们想拍现代红木家具、现代陶瓷、现代仿古瓷,可以有一个很大的人群。比如说他拍古代的只能是百万分之一,千万分之一,我们这个是万分之一。但是让全民玩,那是民俗文化。我们这也是文化,但是不是民俗文化。民俗文化都能玩得起。我们这还属于高雅文化。有一定的物质基础的人,文人雅士。

  【主持人】:刚才您和陈总多次提到会员。我们闽龙陶瓷和胡大侃红木文化协会的会员机制,怎么才能成为我们的会员,怎么才能在拍卖会上抽到一个大奖,享受比较好的待遇?

  【胡大侃】:我们这是去年建的。

  【陈美霞】:我们从建馆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我们的会员制也很简单,你们是交会员费,我们是第一次购买的时候满多少钱。比如说满两千块钱就可以办一张卡,这张卡就是两千块钱的卡,你可以正常消费。

  【胡大侃】:也相当于你的储值卡。比如说你买家具,给你折上折,而且可以打两个折。另外,可以送书,当代红木家具99块钱一本书,我这个会和公司由于我合在一起。我是公司总经理,也是会的会长。实际上是公司挣钱来养活这个会。但是反过来这个会的影响又为公司能够多挣钱。就是这样相辅相成的。

  【陈美霞】:我们也是有一点相似的。我们定期会给会员寄一些杂志,过年过节也会寄一些礼品,价值多少另当别论。但是肯定这个东西不是在我馆里面销售的,你是见不到的,买都买不到的,我送给会员。如果买得到,会员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价值。每年都会有。还有一些我们的活动,折上折我们也有。还是有一点相通,毕竟楼上楼下。

  三大院校+陶吧 打造闽龙陶瓷基地特色

  【主持人】:我了解到我们闽龙陶瓷艺术馆应该是国内首家的陶瓷文化。我们当初怎么想到开这么一个文化馆呢?

  【陈美霞】:我们闽龙陶瓷总部基地,后面是我们集团,但是我们现在建筑陶瓷和卫生陶瓷已经是行业内特别成熟的行业了。艺术陶瓷这一块,建筑陶瓷和卫生陶瓷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其实艺术陶瓷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轻装修重装饰,红木肯定是家具了,家具上面肯定要摆一些装饰品。不拍装饰品家里的文化气息就没有,陶瓷肯定要配上去。我们也是为了传承中国的传统陶瓷文化,发扬中国陶瓷文化,我们闵龙陶瓷艺术馆从前期定位开馆到现在一直秉承着传播,一直特别牢记着我们要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把中国的五千年文化传承下来。我们闵龙陶瓷艺术馆比较有特色的是三大高校:景德镇学院、北京的中央美院、清华美院。这也是我们的亮点。我们这个艺术馆,北京现在市场上有专门做各个产瓷区,龙城、李宁产瓷区都有。但是真正像我们这样的都做在一起的。我们是第一家。把中国所有产瓷区的陶瓷都集中在我们这个艺术馆。再把几个高校,高校反映了中国陶瓷各个领域的能不能表现出来它的陶瓷所呈现出来的一个特色。中央美院是陶瓷雕塑,清华美院是陶瓷设计,跟我们的生活比较贴近一点,比如说茶具、餐具。现在老百姓生活中的陶瓷没有概念,锅碗瓢盆都没有概念,其实是跟艺术息息相关的。很难想象国外的日用陶瓷比中国的设计是要高很多的。他们一套茶具几十万块钱。现在老百姓几十万块钱用碗吃饭,要是打碎了我们都想象不到。但是清华美院老师、学生设计出来的东西特别漂亮。但是没有办法投入生产。我们闵龙陶瓷艺术馆也是给老师和学生一个展示的平台。让他们跟一些各产瓷区的厂家建立一个桥梁,让他们直接对接,起一个桥梁的作用。因为每年这些学生毕业之后,60%以上都没有从事陶瓷行业,都去做别的了。但是我们给他们建立一个桥梁,比如说清华美院我们跟厂家,他们毕业了,作品放在我们这里做展示,有一些厂家过来看,这是清华美院一个学生的,通过我们这边建立一个桥梁,联系学生说你能不能帮我们设计一下。去年中央美院有一个学生设计了一套五个骷髅头,你想象不到跟家具结合在一起。他那种颜色表现出来跟北京那个时候有一家做家具的,他们和家具抽屉结合在一起。后来我听说这个产品在市场上面也开始销售,反响也特别好。

  三大高校有它的特点,景德镇在千年瓷都那边,就算是有一些创新的东西,但是还是基于传统的陶瓷文化上面,景德镇的陶瓷又有点传统,又有点创新。但是北京的中央美院和清华美院完全不一样,他们奇思怪象,想什么做什么,跟南方的完全不一样。我们这边还有一块比较大的亮点,我们那边有一个陶吧,很多大师的工作室,主要是给一些在陶瓷上面创作,包括我们现在一直在接触的有一些是在书画上面,在宣纸上面绘画的。

  【胡大侃】:如果只作为一个陶瓷博物馆来说,规模不够,但是这一点,教学和三大院校,陶瓷那个特别好玩,他们六一搞的让小孩们都做,特别高兴。让人们感受这个活动。

  【陈美霞】:我们六一搞的活动,差不多四百多个孩子由家长带过来的,接待了四百多个小孩,三天。这些小孩对陶瓷特别感兴趣,传承陶瓷文化就应该从小开始传承。

  陶瓷市场步入成熟期 红木家具仍处于生长发育期

  【主持人】:我发现西安很多地方都在卖红木,但是很多人给我反馈,那个红木并不一定是真的红木。而且根据消费者的反映,这一块市场还不是特别规范。

  【胡大侃】:你说的对。门口你进来我们这里贴着一个中国名牌红木家具理事会。为什么要筹备这个?就是刚才你说的,目前的红木家具和陶瓷不一样,陶瓷早进入它的成熟期了,红木家具还在生长发育期,特点是竞争十分激烈,群龙无首,逐鹿中原,国家规范,有的是无法可依,有的是有法不依。懂这个的太少,没有办法监控。现在自律,一些有品牌的家具企业自律。九十年代,百分之七八十参假的,现在西安属于二级城市,太原、西安像九十年代的北京红木家具,百分之七八十不是红木,有的完全不是。有的是参和在一块,就像拿黄铜参在金子里当做金子卖。这种现象比较普遍。但是在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好得多,也有,但是不成气侯。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红木家具理事会是协会牵头的吗?

  【胡大侃】:不是协会牵头,我自任秘书长,由十几家联合发起,得到林业部的支持,得到宋庆龄基金会、中国化学工业出版社三家支持。企业必须三不卖:不卖假货、不卖次货,不卖黑心货。按照这个标准,企业自律。政府管不了,但是我们自己管自己。不是这个会的,就分说开了。

  尽人事、听天命 成败都在情理之中

  【主持人】:最后请陈总、胡总谈一下您对本次拍卖会的预期?

  【陈美霞】:本身空前的,原来真的是没有人做过这个事。我觉得应该会达到一个不错的效果。

  【胡大侃】:但是有些事很难预料,因为现在我的自勉:尽人事、听天命,是非成败不必挂心中,成也好,败也好,都在情理之中,败是成功之母,没有败就没有成功。比如说你没有败过,但是你父亲败过。常胜将军没有,商场上没有不赔本的。现在很难预料,但是不管败,我就是六十多场,也有很好的,但是有时候就来十几个人,没有办法拍,没有办法拍也得拍。

  【陈美霞】:心态好。我们搞几件红木、陶瓷,我们拍,拍完了之后能够挣多少钱。我们本身也不是这个目的。目的不一样。

  【胡大侃】:在这个时候败不了,只是成功的大与小。为什么说败不了呢?不把赔的算进去,大与小的问题,就是来的人多少和来的人的认知程度多少,以后传播的力度大和小。而且告诉他们,比如说我喜欢陶瓷的,红木也可以有收藏价值。比如说红木的,光红木家具你买了,没有一点陶瓷摆这儿,还不够文化,不够味,就是这样。不用话说,就能够感到。把两个会的会员,这两个会的会员都可以。

  【主持人】:我们陶瓷的会员被红木这边的吸纳了,红木这边也被陶瓷的吸纳了?

  【胡大侃】:水乳交融。我的拍卖会不是胡大侃的会员不能拍的,我办这个会就是为拍卖的。太多了能给搅乱,太杂了影响真正拍的人。你如果上一个高雅的星级饭店吃饭,周围很多叫花子围着你,你还吃得进去吗?道理是一样的,不够档次的拒绝出去,挑你的东西就来,拿了东西就走,东西不好还说三道四,他不是那个档次的。但是这个档次一来,不是我们舍不得,给他万儿八千的东西还是可以的。但是影响那帮人。真正要买红木家具的人影响了。他们很讨厌。

左起闽龙陶瓷艺术馆副馆长陈美霞、北京福星古月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
中华双宝拍卖会现场抽奖——一等奖奖品

  【主持人】:陈总最后说一下,您能透露一下都是一些什么大奖吗?

  【陈美霞】:红木是黄花梨的,他拿出来也是。

  【胡大侃】:我给你拿出来。因为这种原料是600块钱一市斤,12000一公斤,这是灵芝如意。这是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五等奖、六等奖。

  【陈美霞】:其他的就是我这边出的陶瓷的艺术品,也是挺有价值的。期待吧。

  【主持人】:祝“中华双宝”拍卖会圆满成功。

来自:搜狐家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