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hangye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陶瓷色釉料供应商被套“紧箍咒”急需创新转变

陶瓷色釉料供应商被套“紧箍咒”急需创新转变

发布时间:2012/10/18 行业新闻 浏览次数:28

正值客户来往以及买卖洽谈的高峰期,一场“空城记”在佛山意美家卫浴世界以及河宕工业片区上演——85%以上小型色釉料企业办公室大门紧闭。旁边某老牌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告诉记者:“最近都很少看见这些公司的人员出入。”

正值客户来往以及买卖洽谈的高峰期,一场“空城记”在佛山意美家卫浴世界以及河宕工业片区上演——85%以上小型色釉料企业办公室大装修效果图)紧闭。旁边某老牌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告诉记者:“最近都很少看见这些公司的人员出入。”

“市场下滑,我们的微薄利润再承压。”某色釉料企业销售经理李晓青告诉记者。

李晓青所在的企业以生产和经营深色系色釉料为主,他们的目标客户是仿古砖、木纹砖等陶瓷生产企业。在经营时间、产品品质以及性价比等相对优势的支撑下,李晓青所在色釉料企业的生存困境是从今年第二季度才开始的。“我们这个板块一直以来都相当透明。产品需求量少,产品价格低廉。今年以来,我们的价格都没有上涨过,而且部分产品价格已经明显下降。”作为销售经理,李晓青比任何人更希望自己的产品能够提价。

作为原材料供应商与陶瓷生产企业之间的“夹心饼干”,色釉料企业的利润逐步收缩。

市场影响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目前,陶瓷企业产能过剩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已经慢慢凸显,业已波及到与陶瓷企业密切相关的色釉料供应商。如何进行市场突围,李晓青亦显得颇为迷惘,用他的话所说:“跟着同行们到处用力,广撒渔网”。

困境一:无法提价

我国陶瓷行业产能过剩和市场下滑的现实,成为色釉料价格上涨的主要抑制力量。

今年,整个建陶行业都处于低迷状态。特别自6月份以来,绝大部分企业都采用裁员、减产甚至停产等手段来降低自己的成本,陶瓷行业进入了“冰窖期”。

前段时间,中国建筑卫生陶瓷行业协会公开的数据显示,2012年上半年,全国陶瓷砖装修效果图)产量为42.8亿平方米,增长仅3.8%,创陶瓷行业十多年来新低;全国卫生陶瓷产量约7000万件,同比下降9.2%。陶瓷行业工业总产值1800亿元,增长3.31%,亏损企业增加14.4%,亏损额增长47.7%。

据了解,仅夹江陶瓷产区就已经有近50%的生产线停产。部分知情者透露,与往年同期相比,四川夹江今年准备新上生产线的企业只有富丽、广乐、广大、宏发等少数陶瓷企业。相关人士表示,随市场冷淡情况的持续,生产线的停产数量还会持续增加。可想而知,多家色釉料供应商积聚在如此狭小的市场空间里所面临的竞争压力是如此之大。

众所周知,建陶行业是由原材料供应、色釉料供应、陶机研制、陶瓷生产、陶瓷销售等一系列环节构成的。如今,陶瓷生产与销售环节出现了严重问题,势必影响到色釉料供应环节的发展。

目前市场环境不好,生意难做,而且色釉料企业众多,大家都在想尽办法去抢夺更大的市场蛋糕。而陶瓷企业面对众多选择,企业采购人员对每种色釉料价格的熟悉程度可以精确到多少“分”,如果这个时候提价,李晓青认为只能让自己的企业变得更为艰难。

陶瓷企业传出色釉料提价的消息,在李晓青看来,或许更多只是陶瓷企业受到资金压力而产生的心理因素,而非客观事实。他说:“当企业正在赚大钱的时候,付出多少钱,你都觉得这个成本是可以接受的。而当你出现资金乏缺时,虽然我们价钱没有变动,但你会明显感到吃力。”“现在大家日子都比较紧张,这应该是不会错的。”在河宕市场片区,远泰色釉料是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他们的主要客户是微晶石生产企业,鉴于微晶石市场火热,他们的产品销售并没有受到明显的冲击。

远泰行政总监胡广华表示,现在的行情是牛皮市,无论是降价,还是涨价,对产品终端的影响都不会太大。涨价了,人家不买;降价了,人家也不会买多。对于色釉料企业来说,销量都差不多。而且目前市场冷淡,涨价的可能性更小。“今年以来,我们的价格也基本上没有上涨。”某无机材料销售经理樊先生说。樊先生所在的企业跟远泰一样,其色釉料主要供给微晶石生产企业。目前,他们拥有好几个产品,产品最低价格在4000元左右,过万元的也有。不过,今年整个陶瓷行业开局不顺,4-5月份稍有起色后,最近两个月,就连微晶石产品市场亦暗淡下来。

樊先生认为,如果陶瓷产品市场趋稳上升,色釉料企业的发展就会更容易把控。厂家对新产品就会好推一些。目前行业内价格竞争十分激烈,色釉料企业的利润就比较低,如果价格稍微波动的话,对于普通的小企业――特别是那些产能过剩问题较为严重的企业来说,影响相当明显。“因此,大家都在想办法不断地去推出新产品,去抵抗价格下滑给企业带来的伤害。”

所有陶瓷产品创新,都必须要依赖上游供应商的创新。在李晓青看来,对色釉料企业来说,产品创新是突围的重要手段,老产品已经产量过剩,再推下去,价格只能越来越低。对于独创的新产品,由于研发时间较长、成本较高,色釉料企业有暂时的绝对价格控制权。

不过,新产品的高价是暂时性的。陶瓷行业技术人员众多,他们会很快找到替代品。曾经就出现以增白剂代替硅酸酷的现象。硅酸锆主要用于增白坯体,当时的硅酸锆价格为2.5万元/吨,但用硅酸锆去增白的话成本就增加,砖也就很难卖出去,赚得也少,加上它自身含辐射,所以人们就想到使用高效增白剂来代替。

来自:网易家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