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hangye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探访日本“瓷都”有田-伊万里 稳坐瓷器业金交椅

探访日本“瓷都”有田-伊万里 稳坐瓷器业金交椅

发布时间:2015/11/17 行业新闻 浏览次数:31

  图为有田町内的陶工纪念碑。 王健 摄

  走进日本佐贺县的有田町,扑面而来的,便是一片瓷器的世界。

  从铁路、公路沿线,便可遥望各处散在的瓷窑烟囱。步入街区,沿街两侧密布大大小小的瓷器店铺,一眼不见尽头。

  若向一般日本人问起东瀛堪称“瓷都”的标志性瓷器产地,十有八九会毫不犹豫地提到“有田烧”(日本习惯于将瓷器按其产地称之为“某某烧”)。尽管现如今日本各地颇具名头的瓷器产地不在少数,且若论产品覆盖面,地处岐阜县的“美浓烧”占据了日本实用瓷器的半壁以上江山;若论瓷器艺术的“高大上”,京都的“清水烧”也不遑多让。然而有田依然毫无愧色地坐在日本瓷器业的“金交椅”上,自有其底蕴所在。

  漫步有田町内,随处可见如此字样:“2016年是日本瓷器诞生暨有田烧创业400周年”。这一宣示,令人一目了然地明白了有田在日本瓷器业的地位。

  如其所示,日本瓷器业至今仅有不到400年的历史,虽比后发的欧洲瓷早了约百年,但较之千年传承的瓷器鼻祖中国,却是明显的后来者。在有田町的一侧,坐落着有田烧得以兴起的依托——规模庞大的泉山瓷石场。当地町役场官员深江指着已被开采数百年的矿场介绍说,1616年,来自朝鲜半岛的陶瓷名匠李参平在此地发现了这处日本最早的白瓷矿,并由此开始在有田一带烧制瓷器,成为日本瓷器业的始祖。

  在泉山瓷石场一侧,坐落着这位日本“瓷祖”的塑像,须眉修长、面容苦涩的李参平独自盘坐在玻璃与木柱构成的神龛内闭目沉思。史料显示,这位“瓷祖”是在当年丰臣秀吉对韩“征伐”之际被带到这里的。

  据深江介绍,泉山白瓷石的矿质十分出色,甚至不用添加物便能直接烧制瓷器。眼前的瓷石场经数百年开挖,已被削去整整一座山,但藏量仍足够丰富,能维持有田烧的继续长期发展。更何况如今已在相邻的熊本县内发现新的优质瓷石矿作为主要材料来源,如今泉山瓷石矿的开采量已然很小。

图为李庄窑社长寺内在“天狗谷窑”遗址前讲解早年设窑方式。 王健 摄

 

  在李参平当年居住并烧窑制瓷的旧址,如今开业运作的是产品打入欧洲市场的李庄窑业所。社长寺内信二称,该窑传到他这里已经是第四代,最初是给各地旅馆供应餐具。如今拥有17名技师。这里的制品一直讲究的就是:哪怕是在寻常看不见的地方,例如碗底,也要极力做到精致。他认为,当年有田烧曾获得打入欧洲市场的历史机遇,而现如今随着和食在各国渐热,作为日本瓷质餐具工艺代表的有田烧,可能又面临一个新的机遇。

  在寺内的引领下,来到近400年前李参平等从业的“天狗谷窑”遗址前。如今这里已被指定为“国史迹”。据介绍,该窑属于当年有田烧开始步入大规模生产时期的首批大窑。这个顺坡而建的“滚地龙”式的窑群,从山脚一直延伸至山顶附近,连绵相接,非常巧妙地寻求燃料火力的效益最大化。

  寺内告知,当年有田烧的兴起,与当地充沛的松树林资源也有很大关联。但现如今,这里已经很少有使用传统的燃柴窑了,九成以上都是新型的燃气窑。其好处是容易准确把控窑内温度。而在整个的产品工序中,人工和机器的成分约各占一半。他称,在他的窑业所内,已导入电脑设计控制等手段。而即便是依靠机器,也要注重人的“气”与“思”,让瓷器体现出人的“体温”。

  在有田町内坐落着颇具规模的“九州陶瓷文化馆”,陈列着各个时期的有田烧精品。该馆专业人员山田介绍说,有田烧在问世当初,便以中国景德镇瓷器作为自己的憧憬目标,努力打造品牌。然而,如果没有明清交替之际中国内乱带来的“历史机遇”,有田烧很难有实现“华丽转身”的契机。明清交替之际的战乱致使当时中国的瓷业大受影响,加之清初实施的锁国海禁,令对中国瓷器需求旺盛的欧洲顿时没了方向。而打探到日本有田烧的存在后,便转向这里寻求权宜的替代品。在早已被景德镇精品抬高口味的欧洲客商“逼迫”下,加之从中国流出的工艺技术、欧洲艺术元素的点染,以及有田当地工匠的钻研,有田烧获得了突飞猛进式的发展。直至百年后中国瓷器恢复出口,以及“欧洲瓷都”德国迈森的兴起,才一时打住了有田烧的外销势头。但有田烧结合日本风格并注重与木餐具组合等特色的名瓷地位已获确立,有田也由此成为名闻遐迩的瓷都。

  山田称,坦率地说,比之千年传承的景德镇瓷器,我们仍有不足,视其为竞争对手。希望通过相互竞争,彼此获得更大发展。

  图为日本首座白瓷矿泉山瓷石场一角。 王健 摄

  据有田町官员介绍,在人口刚过两万的这个小镇,拥有大小瓷窑企业150多个。毫无疑问,瓷器业是这里的支柱产业。而当地仍在努力挖掘其“延伸效应”,比如餐饮,比如观光。在以应季日本料理和精美有田烧餐具的组合为卖点的传统餐馆“保名”店内,有田观光协会会长西山保宏不无自得地向来人展示其多年搜罗来的有田烧古董品,并称上个星期刚刚有一位外国客人于此看中并购走一件价值不菲的藏品。他告知,借助有田烧的特色,这里也渐渐吸引了不少外国游客。

  与有田町毗邻的,则是大名鼎鼎的伊万里市。据当地专家介绍,有田和伊万里,其实是犹如“一胎同体”的存在。有田烧兴起后,伊万里亦属主产地。而作为出海港口的伊万里,更在欧洲客商受困于中国“瓷路”一时隔断而瞄准有田烧时,成为有田烧漂洋过海、扬名立万的出发港。以至于当时“伊万里”的名头在欧洲瓷商中越来越响亮。“古伊万里烧”成为早期有田烧的主要代名词。而有田烧的名头真正叫响,还是在有田通了火车,瓷器产品得以直输各地之后的事。此外还有一层重要因素:伊万里是当时藩主直辖的“官窑”所在。

  伊万里市的大川内山,便坐落着当时主要用于烧制供奉朝廷或将军使用的精品瓷器的佐贺锅岛藩御用瓷窑。步入这个山清水秀的小镇,并无通常陶瓷产地的印象,而是犹如一处“养在深闺”的风景点。据说当时将官窑设在如此深山僻静之处,意在防止其上乘技艺外泄。

  大川内山的山脚入口处,是一座用伊万里精湛瓷艺装饰的独特小桥。距此不远,还留存着早年陶工巧妙地利用水流而设计的碎石木冲装置,据说是用来粉碎瓷矿石的。步入街区,则是一座座颇为精致的瓷窑建筑,以及陈列销售各窑所产瓷器的精品店铺。

  在这里知名的陶艺企业畑万陶苑,畑石真嗣社长告知,自其曾祖一辈创立该窑,如今已近90年。感情、传统、技术,是该企业看重的三个支柱。他感叹,这里的瓷窑一般规模都不大,如今除了艺术瓷外,是不太可能全用传统手工方式了,因为成本下不来。尽管如此,还是应该本着“质重于量”的思路,努力保留完整的传统工艺。而今畑万陶苑的瓷器在东京银座的大百货店内设有专柜,也常在海外展出和获奖。但作为名窑传人的畑石似乎并不满足,他称如果仅仅是继承就毫无意义,每个时代的瓷器作品,都应该留下自己的“故事”。而瓷器的高端,应该与制作者个人的感情合拍。

  谈起中国的景德镇,畑石真嗣语气中充满敬意,他称,尽管这里的瓷业已经获得相当的成就和水准,也有了日本独自的风格,但不应忘记其工艺根基源于中国。为此,他每年都会前往景德镇,赠送一件自己的作品,他称之为“献上”。如今这一做法已经坚持了20多年。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