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hangye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艺术衍生品,有点意思

艺术衍生品,有点意思

发布时间:2016/03/03 行业新闻 浏览次数:30

康熙御笔的“朕知道了”纸胶带爆红网络

  杭州艺术家的展览也流行推出创意小物件

  艺术衍生品,有点意思

  □本报记者 马良

  最近,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的“朕知道了”纸胶带爆红,一上架就被游客抢购一空。这款将康熙真迹与纸胶带相结合的艺术衍生品,以一种特别亲民的姿态,走进大众的视线,也俘获了年轻人的心。

  如今的艺术衍生品,不仅是博物馆礼品商店里的艺术复制品,还有更多贴近生活的产品。在杭州,不少艺术机构、艺术家,也玩起了艺术衍生品。一个小茶垫、小花器,价格不高,却融入了艺术家的审美元素,让这最普通的生活用具也透着艺术的雅致。

  画展狂推衍生品

  画家李云雷,这几年每一次办画展,都会推出相关的艺术衍生品。

  因为是画传统中国画的,李云雷说,自己做的衍生品也大多和传统文化紧密联系。“做一些代表传统文化的茶具、瓷器,本身又是特别生活化的用具”。

  刚开始,他是在紫砂上作画,后来又开始做画家瓷,亲自去景德镇的窑厂,在瓷器上进行手绘。

  他说,我省一些名家也都有尝试创作画家瓷,然而,画家瓷因为本身瓷器在烧制过程中会有残次品,成品数量很少,所以市场上的价格比较高。有些著名画家创作的画家瓷,价格甚至高达上百万元,比本人的画作价格还要高。

  不过,李云雷更愿意把这种在瓷器、紫砂上进行手绘的方式,称之为艺术家的再创作。大众能接受的,普通的艺术衍生品,则是把画家的作品,在茶具、花器上进行贴花,批量生产。一般来说,花上几十元或者几百元,就能买到了。

  “现在周围几乎所有画家都会想到去做艺术衍生品。”李云雷告诉记者,玩艺术衍生品并不算新鲜事了,除了像他这样选择传统的衍生品,身边一些年轻艺术家还会做手机壳、手机袋、丝巾、衣服等年轻人喜欢的产品。有一个画人物的画家,则和某国际大牌合作,推出了限量版的兔女郎玩具。

  上一次展览上,李云雷做的是茶具。画家充满情趣的花鸟鱼虫,让瓷器更加赏心悦目。

  “如果现在这个高温季节开画展,我想我会考虑做一批扇子,印上我的作品,作为画展的礼物送给大家。”

艺术机构纷设衍生品部

  记者在杭州一家艺术机构的展厅,看见了不少衍生品,有茶具、茶垫、桌旗、精油皂、家居服等等。这些日常的生活用品里,因为加入了艺术元素,很有设计感,也显得特别雅致,充满了情趣。

  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些衍生品都是为他们机构一位签约艺术家的展览所设计的。“那个印有画家画作的家居服,是专门请设计师定制的,还是限量版,特别受欢迎。”工作人员说。

  记者看到,这个限量版丝麻质地的家居服,价格是其中最高的,标价900多元,而茶垫、桌旗、精油皂等小物件,都在500元以下,是比较大众化的价格。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在接下来策划的展览上,艺术衍生品都会伴随展览一起推出。正在准备的有丝巾、陶瓷花器等等。

  这家艺术机构还设立了衍生品部,专门负责艺术衍生品的开发推广。

  实际上,艺术机构已经越来越重视衍生品开发。在国内,雅昌文化集团算是先行者之一,2008年,他们就启动了雅昌艺术衍生品的开发工作。

  据了解,2011年国内艺术衍生品交易额仅为150亿人民币,约为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的十四分之一。而欧美市场上这一数字超过2000亿美元,为艺术品直接交易额的3倍多。

  和国外相比,国内衍生品市场还处于相对初期的阶段。参照欧美惯例,当艺术品收藏鉴赏和投资进入兴盛阶段,艺术衍生品也进入了直接介入人们生活的阶段。所以,除了各大博物馆和美术馆,一些艺术机构和个人也开始关注衍生品的经营。

  在北京,今日美术馆艺术礼品店、尤伦斯艺术商店UCCASTORE、白盒子艺术商店等,他们将当代设计与当代艺术融合于日常生活用品。在广州,近年来开的广东美术馆礼品店、“HI百货”、扉卖品等艺术商店,也逐渐成为了大众了解艺术或消费艺术的另一扇窗口。

  以前所谓的衍生品,往往是一些T恤、杯子、笔记本等一些简单的产品,现在艺术衍生品更为丰富,从十几元的手机壳到几百块的丝巾、茶具再到上万元的雕塑、奢侈品背包,满足着喜爱艺术的不同层次的消费群体。

完全市场化运作的衍生品不多

  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说起最近爆红的“朕知道了”纸胶带,大赞它是艺术衍生品中一个非常好的idea。

  在他看来,参观完台北故宫博物院,游客把这些有创意,又有亲切感的小玩意儿买回去,不仅实用,也让古代艺术走进了千家万户,是一种艺术分享。

  他告诉记者,他也刚去北京798艺术区和那里一家著名画廊谈合作,对方对于艺术衍生品的开发也很感兴趣。

  “我们看中了那里展出的一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他画的是传统文人气息和当代生活质感结合的仕女,我们想把版权买下来,开发一些创意产品,进行批量生产。”夏烈说,艺术衍生品和艺术作品是互为表里的,衍生品会增加当代艺术的辐射力,让当代艺术走进我们的生活。

  他认为,如果没有衍生品的传播,艺术会局限于一个小圈子,有失去大众的风险。“艺术品不能只在画廊、小圈子里,做一周或半个月的陈列,它要走向民间,走向大众。而对于衍生品,艺术家肯定是不排斥的,因为衍生品让艺术更轻松更平易。”

  实际上,随着艺术品市场的持续升温,艺术品成为新的投资渠道,动辄上百万的价位让它很难亲近普通百姓。艺术衍生品则打破了这种隔阂,使艺术品也能走进普通百姓的生活。

  与艺术品不同,艺术衍生品更强调的是市场化的运作。但调查发现,大多数艺术家对自己艺术衍生品的开发,往往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夏烈说,现在有不少是针对画展所做的少量的礼品,是艺术家在追求自己的艺术和衍生品的互动效果,完全市场化运作的还不是太多。

  他看好艺术衍生品市场的前景,但“艺术家和谁合作很重要”,现阶段有些艺术衍生品还比较粗糙,没有太多创意。而做好一件艺术衍生品,不光是艺术家的事,设计也非常关键,因为它需要实现艺术原作与创新创意交融的二次创作。他希望可以有更多有良好资质和品牌形象,有优秀创意设计团队的文化创意产业公司加入到艺术衍生品的开发中来。